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游在岚皋>旅游文化 >> 正文内容

看粗榧

文章来源:作者:杜文涛 发布时间:2018-08-21 09:17 点击数: 字体:

稀罕的树木常栖身在隐秘的地方。

于巴?#22870;?#22369;一方悬崖前,在同伴的指点下,我认?#35835;?#19968;棵粗榧树。许是我的寡闻,许是树的少有,置身于岚皋县小漳河与杨岗河?#25442;?#22788;的这方山崖前翘首望树的某一刻,我不曾知晓植物苑里的这一物种。

粗榧属于第三纪孑遗生物,果实为橄榄形坚果。粗榧茕然孑立,独耸在小河上方的山崖?#31232;?#31449;在河边小径上仰望,树身摩天接云,树冠剪影状婆娑,在树木丛生的崖壁上,露出魁梧的身姿。觅得蛇形路径上山,荆棘塞?#33606;?#25105;们弓行到粗榧仄?#28156;?#23665;崖?#31232;?/p>

陡峭的山崖远离尘嚣,心无杂念,人烟缥缈,却亘古不离地?#32824;?#30528;独居幽篁里的粗榧。

粗榧树枝繁多,柯叶四伸,有几枝递送在眼前。树叶?#35270;?#29366;,两列对排,梗部有苞片,叶尖微弯,像极了红豆?#23478;叮?#21364;少了红豆?#23478;?#30340;秀气与细腻,多了份岩石般的粗糙。拈指轻弄,叶尖微?#26775;坡?#33426;刺手,知道了树叶?#19981;?#35753;人疼痛的。

树叶深绿,树身深绿,条状的、绒状的苔藓披挂缀裹在枝干上,让人难以辨识出树皮的本色。仔细看,那深绿青苔里还在?#34892;?#26080;心地随意涂抹间染上一?#22369;拼新獺?#28784;绿、烟蓝或橘红色。这青苔的家族里,也许和人类、树类一样,也有着爷孙三代、生老病死吧!不知这青苔多少年了,更不知这受青苔青睐的粗榧树有多少年了。

粗榧树没有因孤单而显得孤独,它以独立的姿态活出了自己的风采。

一只胖?#20540;?#38182;鸡,尾巴长长?#27169;?#34103;薇色的底色上缀着绛色的红。它走几步停下来,然后轻盈地跳到旁边的枝杈上,缓缓地转动着金黄色的?#28304;?#21521;着树的更高处张望。对于人类的探视,它和它栖?#28156;?#31895;榧树一样,不惊不怒、不怨不喜,有着恬适的安然。

崖后山坳里躺着几间石板为瓦的土屋,一位老人在院边侍弄着几截圆木凿空而成的蜂箱。院下大片的芍药地正绽着白色、褐红的花,蜜蜂在翩翩地绕着飞着,嗡嗡作响地闹着。

老者谭姓,年虽?#32824;?#21364;和屋前不太远的粗榧树一样硬?#30465;?#35828;起粗榧树,我?#25910;?#31895;榧树有多大树龄?老人说他当小娃时见到树就有这么大,好像他长树再没长过。听老辈人说先人为躲避战乱到这里安家落户时,这树?#21152;?#27700;缸样粗了。我?#25163;?#36947;老祖先哪年搬到这儿?#27169;?#32769;人想了会儿,挥了挥如粗榧树枝般骨感的手,指着屋后更高处的山坡说:“山上有迁陕老祖先的?#26775;?#22675;碑上字迹模模糊糊,但看得出老先人辈分是‘宗’字辈,我?#32728;?#23478;排行诗我记得,我为‘德’字辈,我?#26053;?#26377;三辈,?#21360;?#23447;’字辈到现在,应该有三百多年了。”

绕路下山,林间小径又弯到粗榧树下山崖,抬头又看见高高的粗榧。那只漂亮的锦鸡,此刻还在树?#19979;穡?/p>

责任编辑:    王湘
泳坛夺金51期
pk10牛牛套利 彩经曾道人 nba比分在线 彩吧vip是正规平台吗 快手怎么录长视频 20选8稳赚技巧 超极大乐透最近200期走势图 湖北快三未出号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坛 广东36选7好彩一预测 搜狐彩票下载安装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 浙江11选5技术 20选5一周综合买点 河北11选5开奖